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首届头条诗人论坛聚焦新时代生态诗歌
2019-06-11 / 来源:本站

首届头条诗人论坛聚焦新时代生态诗歌

《路遥研究》主编谷溪向大家分享了路遥的创作故事和创作精神,并借此鼓励在座的诗人们团结向前,创作好诗。 鲁迅文学奖获奖诗人、《草堂》2018年第2期头条诗人傅天琳通过古今对比,谈及了如何在天才李白之后面对“写诗难”的问题。 她认为,好的诗歌语言生态应该像山野的风、像桃花潭的水一样灵动、清澈而有力。

鲁迅文学奖获奖诗人、国家一级作家田禾说,就像李白与桃花潭结缘一样,从古到今的诗人们都在走过了大好河山之后,都留下了美好的诗句。

会上,诗人和评论家们围绕新时代生态诗歌的定义,生态诗歌研讨的意义、创作方法等问题,以及自然生态和诗歌生态建设之间的联系展开了深入探讨。 《诗刊》2018年第6期头条诗人余怒谈到,文学是人类情感的独特反映,需要注意的是,诗人要尽可能打破语言驯化,在写作中吸取与剔除前人经验,尽可能地说出本初的感受。 《江南诗》副主编梁晓明认为,新时代和生态是两个重要命题,诗人们在整体体悟的同时,还应该从个人的情感记忆出发,去寻找独特视角。

诗人、导演老巢提出,生态诗歌建设需要诗人先建设好自己的内心生态,内心有好山好水,才能呼应大自然的好山好水。

《诗林》2018年第9期头条诗人蒋浩谈到,与古代生态诗歌相比,新时代生态诗歌包含着更为复杂的内涵,诗人们对此应该有充分的了解和准确的认识。

《绿风》2018年第11期头条诗人南鸥认为,生态诗歌或田园诗歌,其实是对现代性的天然抵抗,是对农耕文化的无限挽留与精神遥望。

对于当下中国诗歌现场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来说,“回归”这个词具有相当丰富的哲学意蕴。

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绿风》2018年第5期头条诗人大卫说,一切山水皆是我们的内心,看过山水,我们就成为山水的一部分。 诗人们应该在生活中坚定山水诗写作。

中国诗歌网编辑部主任孤城谈到,诗人向来是乐山好水的,接近山水就是接近自己的心灵,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评论家、文学博士生导师杨四平认为,新时代生态诗歌要注意“四态”——生态、时态、心态和诗态,他还谈到,可以从写作者的精神渊源、生态诗歌的类型、生态诗歌的内容书写三方面与古代生态诗歌进行对比,找到二者之间的联系和差异。

青年评论家、文学博士吴辰说,生态诗歌作为一种自觉,与其说要面对已经存在的山水,不如说应该面对一种还未产生的山水,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山水,每一个时代山水折射出的则是这个时代人的精神状态。

故而,新时代生态诗歌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使诗歌向未来敞开。 《诗歌月刊》2018年第9期头条诗人向以鲜谈到,新时代生态诗歌包括了自然生态和诗歌生态,这两者都需要我们努力建设。 青年评论家、文学博士王学森结合桃花潭的地理和人文,谈到了生态环境、生态方式对诗人生命意识和思想成长的促进作用,以及地理生态环境和文化生态环境对诗歌的影响。

诗人、评论家、文学博士后杨碧薇认为,新时代生态诗歌更多地关注当下的文化问题,是古代诗学与当代诗学的结合,这一概念的提出,有着当代诗学、当代社会学等方面的综合意义。 诗人徐小泓谈到,新时代生态诗歌指的不仅是山水和自然,而是要落脚于“人”。 诗人要立足当下,内外历练,在前人的基础上写出自己的特色。 责任编辑:牛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