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好看小说推荐最后一路公交车主角李耀白帆作者老八零
2019-05-22 / 来源:本站

《梦林玄解》  梦腊猎迎神赛会。此梦主神出游,巡察人间祸福。若其人因梦所见而改过从善,行正义,天必佑之。

    ★、我会惧怕孤独吗我只是偶尔会感觉寂寞。  ★、我每天都在数着你的笑,可是你连笑的时候,都好寂寞。他们说你的笑容,又漂亮又落拓  ★、我们可以失望,但不能盲目。

好看小说推荐最后一路公交车主角李耀白帆作者老八零

最后一路公交车第二十章死人讲故事刘庆祝一听我忘了给村长关门,比我还要紧张,大喊一声:这边我处理,你快去村长家,快我闻言赶紧掉头,朝东边的村长家一路狂奔。

我又想到了那头死状态凄惨的老黄牛,冷汗都下来了。

从村西跑到村东一路上摔了三个跟头,可算是到了村长家。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紧张的朝院儿里望了一眼。

门开着!!我小心翼翼的接近房门,轻声喊了句:村长,在屋不?屋子里没有任何回应。

我握紧了拳头,一步一步的迈进屋子。

村长住在东屋,这屋的门也开着!!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紧张的慢慢向前挪步,借着手机光亮,我突然看到了地下的一滩血迹。 再往前,又一滩!这血迹杂乱模糊,一直蔓延到屋子里,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从外边带进屋子的,还是从屋子流到外边的。

我又轻声叫了句:村长大爷,在屋里就说句话还是渗人的寂静!我做了个深呼吸,索性几个大步窜进了屋子。

没人!!炕上的杯子被掀在一边,桌子倒在地上,屋子中央更是残留了老大一个血泊。

我差点哭出来了,村长呢??我想起昨晚在田里,那间破屋子传出来的惨叫声,想起被拖进去的像活人的东西。 我腿抖的越来越厉害。 我把村长害死了!正当我绝望到极点的时候,刘庆祝回来了。

咋样了?村长没事吧人还没进屋,就传来他急切的声音。 我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心里把自己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刘庆祝进屋左右看了一眼,把我从地上拎起来问:小子,村长呢?我终于忍不住了,哭着摇了摇头。 老刘,是我大意,村长估计被那吃人的小子害了咳~老刘叹了口气,坐在了炕沿上。 这地上的血是咋回事,你回来时候到底看见村长没有没有,我赶回来的时候,里外屋的门全开着,已经不见村长了刘庆祝沉默一会,从兜里拿出了一枚铜钱,在手里左右翻看。

老刘,你说村长有没有可能没死,要不咱俩去昨晚那间破屋子找找去刘庆祝摇了摇头说:这还找啥了,那玩意见到活物不可能留活口,我估计这会儿,村长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我听刘庆祝这么一说,心里愧疚到极点。

村长都七十岁了,除了贪点财,各方面为人没话说。

如今却因我粗心大意,害得死于非命!刘庆祝见我悲痛,安慰说道:你也不是有心,村长没后,你回头记得给他立个衣冠冢,体面点办着我点了点头,这撕心裂肺的后悔,让我痛不欲生。

天亮后,我找了村里白事师傅,村长命丧的消息就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了。

大伙自发的披麻戴孝,几百人排成长队,浩浩荡荡的给村长送行。 去埋衣冠冢的一路上,老乡们哭声震天彻地,我这心里越发不好受了。

看的出来,村长平时在村里颇得人心,十分受村民爱戴。

办完了丧事,我与刘庆祝坐上了回城的客车。

从昨天夜里到上车,刘庆祝一直在把看手里的铜钱。

我心情不好,瞥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说:老刘,村长的死虽说不是因为你,但是你在人家吃了饭,睡了炕,他老人家走了,你就一点不伤心吗?刘庆祝冷漠的看我一眼说:人各有命,我伤心啥呀,忘了给他关门的又不是我这话明显是带刺儿的,我自知理亏,便没再呛声。 那害了村长的小子还没抓到,咱们就这么走了合适吗?老刘把铜钱揣进兜里。 没事了,那东西废了废了是啥意思?我还没问你呢,昨天晚上你去追那大姐最后咋样了?咳咳刘庆祝咳嗽了两声。 追上了,这不把铜钱抢回来了嘛,铜钱在我这,那小子就是一个不会动弹的死人我疑惑的看着他:那铜钱就是虎纹铜钱吧?那玩意到底有啥用?刘庆祝把身子往后一靠,好像十分疲惫,闭上了眼睛,轻声说:这东西上有邪祟,诡道着呢我对这个铜钱并不感兴趣,便没继续问下去。 老刘,不管咋说,我还是留了一天,能再问你一个问题了吧?刘庆祝看样子就要睡着了轻嗯了一声。

这第二个问题,对我十分关键,自从我开了这13路末班车,这怪事怪人就一茬一茬的朝我扑了过来。

包括村长的死,说到底,也跟这13路有一定的连带关系。

谁是人谁是鬼,谁是谁的谁,这些他妈的通通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我能不能离开,离开这个怪圈!老刘,我现在打心眼里相信你,你告诉我,我到底能不能不开这13路了,我想换个城市生活老刘似乎猜到了我这一问,依然是闭着眼睛面不改色。 这车你还得继续开,事儿没完,你走了就是个死巧了!老刘这话,居然跟当初刘云波说的一般无二。

这样看来,我这前半生的命运,还真的和这13路末班车纠缠不清了。

我绝望的往后一靠,眼睛看着车窗外瞬间而过的花草树木,心里一片凄凉!..........回到公司,我生无可恋的往宿舍走,这大院里依然拦着警戒条,只留下一条小道供公司人进出。

路上,我碰巧遇见了老吴,老吴二话不说,上来就给我个耳瓜子。 兔崽子,你这几天跑哪浪去了?我这阵没啥心思跟他呛呛,低着头也没说话。

老吴一看更急了。

你咋不说话呢?你两天没回公司,叫小六给你签到顶班,你他娘现在牛逼的都自己给自己放假了?我一直在心里对村长的死感到过意不去,这阵老吴骂我,我反倒觉得舒服。 老吴,你再打我一巴掌吧老吴一听脸都气绿了。 咋的,你以为我不敢打?啪的一声,老吴又扇我一耳瓜子。 这两巴掌打的我舒服多了,我抬起头,对老吴说:老吴,继续打!打狠点老吴懵了,上下打量我一眼说:老弟你咋了,你受啥刺激了?你别管,你使劲打我就行了,来,打我说着就拽起老吴的胳膊往自己脑袋上呼。 老吴使劲往外一抽,赶忙后退了几步。 你有病啊,你........老吴用手指了指我,又无奈的一甩袖子。

行了,别跟我扯犊子了,今晚上赶紧上班,现在市里正查的严呢说完,老吴躲我远远的,绕开走了。

回到宿舍,小六正打扫着卫生,见我回来,一把就把我抱住了。 哥们儿你回来了我用手一推,嘴里骂道:你恶不恶心小六笑嘻嘻的坐我床边,问我说:哥们儿你这几天去虎腰山干啥去了,说实话,你是不是搞对象了我没心思跟他聊这个,反问他一句:你呢,这几天开车累不累,遇着啥事没?小六一拍巴掌说:我还真遇见个好事儿!我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他:啥好事儿啊?我前天开车,你猜怎么着,居然遇见了我在水库边救下来的红裙姑娘我心里咯噔一下子。

啥??小六继续说:我就知道你得害怕,我跟你说,这姑娘没死,前段铜钟前面死的那个不是她我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挨着小六坐下来问:她跟你说啥了?小六一脸憨笑的做了个数钱的手势。 她问我钱收到没有,我还以为是公司发给我的奖金,原来是这姑娘给的,你早告诉我,这钱我也不能要啊我心里泛着疑惑,不对啊,当晚上,那红裙姑娘不是说的好好的,买了机票要出国吗。 这怎么转眼又上了小六的车呢?小六,我走这两天,铜钟杀人的案子,警察那边调查咋样了?警察说死那个红衣女人也是虎腰山村的,而且这几年在国外,刚回来看男朋友没几天就出事了小六话音一落,我心如坠万丈深渊!这不正是红裙姑娘当晚给我讲的故事么!被骗了,铜钟前死的应该就是她!!我居然听一个死人给我讲了一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