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760章 王夫人的结局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2019-07-13 / 来源:本站

第760章 王夫人的结局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原本还不明白大房一脉又突然发什么疯的王夫人在看到地上的马道婆子后面色一白,整个人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个时候她终于想到,要是马道婆子做法不成功,其所带来的后果有多可怕,二房一脉丧失人心还是轻的,关键是她这位二房奶奶,贾政的正牌夫人很有可能会被废,甚至是直接处死。 毕竟巫蛊之术历来为公侯家所忌,所以但凡家中有女眷碰这个的,甭管身份有多尊厚,最后的下场都逃不掉以上那两个结果。

尤其是现在还有一位降世真君当着全府上下所有人的面来揭穿她这件丑事的情况下,到时候就算想隐瞒都隐瞒不了,只能认命。 史太老君眼神淡漠的瞥了一眼那边的王夫人,心中的评价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堪为用!等于是彻底判死了王夫人的未来,再无翻身的可能。 马道婆子犹豫了一下,转而面色一狠,望向前排的王夫人,满目恶毒的指认道“是她,就是她!”然后也不犹豫——亦或者是想临死前再拉一个垫背的,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的身份,来意,以及是如何进府还有之后在府中的所做所为全都道了出来。 其结果可想而知,立时引发一片哗然,不论是场中的公子、小姐们,还是各家各房的下人,全都用怪异的目光看向了王夫人。

“王氏,你怎么敢?!”贾政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看向了身旁满面苍白,但却没有做任何辩解,相当于默认了此事的王夫人,暴怒道。 然后本能的抡起巴掌,抽在了王夫人的脸上。 “啪!”王夫人随之身体一跄,摔倒在了地上。 “母亲!”贾宝玉高喊道,冲出人群,跑到了王夫人的身边。

到是难得,孝心可嘉。 “来人啊!还不给我将这个恶妇带下去!”贾政没有感怀,直接扭头看向府中的下人们,高声吩咐道。 老爷的架势满满,到是唬住了不少人,立时便有数名仆妇走出人群,架起了地上全然没有反抗之意的王夫人。 “等等。 ”这时,贾赦出言阻止道“难不成二弟你想就这么把事情糊弄过去不成?”“那按大兄的意思是……”贾政皱起眉头,有些不快的反问道。

毕竟王夫人和他是多年夫妻,两者不说琴瑟相合吧,但该有的体面还是有的。 何况,两人之间还有宝玉这么一个孩子在,所以如果有可能,他也不介意救她一救,最多在事后给她打入冷宫,任其自生自灭就是了,也算全了同为四大家族的王家和王家当代家主王子藤的脸面。

“按家规处置。

”贾赦脸皮一拉,冷声说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类似荣宁二公这样的公侯门第,上到主人、小姐,公子、夫人,下到仆从、杂役,护卫、管事,都有一套颇为完善的奖惩制度和约束底线。 就比如做人做事上面,贾府之中就有一套明确的规矩摆在那里。

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对族人妻子的要求。 果然,贾政闻言表情一变,还没被架走的王夫人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起来。 因为如果按照贾氏宗族的规矩来处理此事的话,王夫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被当场杖毙,这可比之贾政的想法有着天壤之别,也就难怪两人的面容大变了。 “这……”贾政有心反驳,但到底家规摆在那里,不是他想反驳就能反驳的东西,要不然的话以后的后继者谁还拿家规当回事?不由得,贾政心起无力,扭头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场中唯一可以改变决定的史老太君。

“真君的意思呢?”史老太君没有说话,而是抬头看向了那边自打贾赦入场后,就一直坐壁上观,犹如看戏的钟图询问道。

“这是你们的家事。 ”钟图淡声道。 但在作为上,表现的可就不那么平和了,只见他突然一挥手臂,一团能量光团就猛的轰中了一旁同样心有畅快的马道婆子身上,在后者,甚至场中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炸碎开来,在一片耀眼的白亮光芒中,将马道婆子湮灭一空,连点残渣都没剩下。 顿时,贾赦、贾政并史老太君及贾府中人都心底一寒,隐约明白,这王夫人的命是保不住了。

“那就按家规处置吧。

”史老太君闭上眼睛,长长的吐出口气道。 同时她也明白,他们荣国府和王家之间的蜜月期不见了,接下来他们贾家就真得只能靠眼前这位真君来重整旗鼓了。

“奶奶!奶奶您不能啊!您就饶过我母亲这一命吧!”贾宝玉恍然惊觉,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史老太君面前,抱着她的大腿哭嚎道。 “来啊,将宝玉带下去!”史老太君也不想宝玉见到自己母亲被打死的景像,或者说被哭的烦了,立刻命人将他拉了出去。 “奶奶!奶奶!爹……”“行刑!”贾赦找来执仗的小厮,亲自督监起了行刑。

贾政不忍王夫人的哀嚎,面色铁青,甩袖返回了自己的东跨院。 ……“混帐!”而后转天,京畿大营内,提统督都的公房中,接到王家下人信报的王子藤猛的挥手一拍,连纸带掌的落到了面前的桌岸上。

“砰!”“无名妖道简直期人太甚,真当我王家是好欺的不成!?”王子藤拄手按桌,自椅上起来,一边绕着屋子来回走动,一边怒气盈胸的厉喝道。 “还有那贾府之人……真是不当人,不当人子!”……而后另一边,皇宫大内,作为当今的雍帝也收到了线报。

“关于昨夜轰鸣之声的来源可调查清楚了?”一身金龙衮服的雍帝慢条斯理的朝一旁的陪伴太监的询问道。 “已经调查清楚了,声音的来源出自荣国府。 ”老太监躬身回应道。

“哦?据说乃是仙人演法。

”“仙人演法……那位靖宇妙道旅生真君的来路可曾调查清楚?”雍帝嗤笑一声,而后又意味莫明的再次询问道。 “奴婢该死。 ”“继续调查,特别是有关昨天夜间荣国府中发生的事情,朕要知道内中的一切情形。

”沉默了须臾,就在陪伴老太监心情忐忑开始变得不安时,雍帝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是!”老太监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