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第766章 胎息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第766章 胎息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习武者修行内功,跟呼吸吐纳是分不开的。 甚至,有武学大师曾经说过“呼吸吐纳即为修行”这类话,可见内功修行跟人的呼吸吐纳密不可分的。

而武者的呼吸之中,有传闻中的龟息和胎息。 龟息,顾名思意,就是如同乌龟一样极其缓慢地呼吸,从而延长生存时间和寿命,让武者可以在特殊的恶劣环境下生存下去。

龟息境界,不仅仅是武者可以做到,甚至武者或者高明的中医可以帮助别的人进入龟息的境界;而胎息境界,则是截然不同的,胎息是道家典籍中的名词,意味如同婴儿在母胎之中的呼吸,是一种玄妙的先天呼吸方式。 秦朗早就听说过胎息的境界,但是却从未达到过所谓的胎息境界,因为只有踏入了武玄层次的武者,才能逐渐领悟到胎息的玄妙。

而此时,在颠簸的车上,秦朗居然出奇而自然地进入了胎息境界,这可将一旁的见象和尚给吓了一跳。 “从来没听说武玄之下的人能进入胎息境界,主人真是奇才!”见象和尚忍不住在心头感叹了一声。 武者进入胎息境界,便等于身体之中结成了“道胎”,可以感应和吸收到天地间的神秘物质——天地灵气,使得武者的身体和修为都会迅速提升。

当然,进入胎息境界后,人的精神力和身体恢复也会变得十分迅速,正如在母胎中的胎儿,看起来虽然脆弱,但实际上却拥有十分旺盛的生命力和恢复力,否则怎么可能在十月之间从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胞成长为婴儿。 对于见象和尚的感叹,秦朗完全没有理会,因为此时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异常地放松,连呼吸声都变得异常地轻微,似乎连心跳声都听不到了。

直到车子驶入建设兵团的军部,秦朗才从胎息的境界中出来,此时他不仅感觉自己精神饱满,而且身体也更加有活力,甚至秦朗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摸到了武玄真元境的门槛了。

“秦兄弟,你总算是回来了!”秦朗刚下车,就看到马真勇过来找他。 “马大哥,你这么着急干嘛?”秦朗问道。

“我倒不是很着急,不过首长有些着急了。

”马真勇道,“我们到这里之后,首长目前没有任何收获,所以他很着急啊。 ”“那我去看看洛叔叔。

”秦朗决定去找一下洛海川,他让付春生带着见象等人去招待所休息了。

来到洛海川的办公室,秦朗发现洛海川果然有些焦头烂额。

于是,秦朗向洛海川道:“洛叔叔,你不要太严肃行不行?你在这里没有发现腐败分子,或者算是好事呢,说明这个建设兵团还是非常廉洁的嘛。 ”“真要是这样就好了。

”洛海川叹息了一声,“我也不是那种刻意挑刺的人,不过这个建设兵团肯定有问题,只是我还没撕开口子而已。 一旦找到了突破口,后面的事情就容易了。 但关键是,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发现突破口。

”“我觉得可以查一查王雄州这个人。 ”秦朗向洛海川建议道。 “为什么是王雄州?”洛海川讶道,“王雄州这个人我认识,他为人正直,而且不是很热衷于争权夺势的事情。 最关键是,这个人肯定不是叶系的人,所以他——”“洛叔叔,并非只有叶系的官员才是坏蛋。

”秦朗提醒洛海川道,“王雄州也许不是为叶家卖命,但很可能是为别的家族卖命。

仔细查一查,也许你能找到线索的。

”秦朗点到即止了,对于他干掉王雄州的事情,秦朗可不想告诉洛海川,一方面干掉军部高官的事情可不是小事,另外秦朗不想王雄州背后的家族盯上洛海川。 反正,王雄州已经死了,现在洛海川只要稍微用点心,应该是可以查到王雄州的一些罪证的。

到时候,自然也就可以通过这些罪证和线索挖掘出一些别的腐败分子。 “那好,我相信你,就选王雄州作为突破口。 ”洛海川下定了决心,“不过,王雄州可是建设兵团的军长,实权人物,我要调查他的话,需要跟徐司令通个气,这是正常地流程——走,跟我一同去见见这个徐司令吧。 ”“我跟你一同去?合适么?”“怎么不合适?”洛海川笑道,“你军衔虽然不高,但好歹也是调查组的顾问,这身份可不低。 况且,徐司令这个人,应该比较好说话。

”对于这种应酬上的事情,秦朗原本是没多少兴趣的,不过对于洛海川的事情,秦朗不得不上心,所以只能跟洛海川去见这个徐司令。 只不过,跟着洛海川去见徐司令的时候,却吃了一个闭门羹,被警卫员拦在了办公室门外,说是徐司令这个时候不方便见客。 将近等了半个小时,洛海川和秦朗才见到了建设兵团的大佬徐政国司令。 “洛组长,实在抱歉,刚才我正在跟扎那大师学习禅法,中途不能停止,警卫员不懂事,洛组长你可不要介意啊。 ”徐政国刚才居然是在修禅,不过他居然没有找别的理由搪塞,说明这人也算是爽直的一个人。

随后,徐政国又将他办公室的一位喇嘛介绍给洛海川,“这位是自治州宗教协会的扎那大师。

”“幸会。

”洛海川客气地跟这个喇嘛打了一个招呼,虽然徐政国在这个时候修禅有些不妥,但这也算是正常的宗教活动,并不算违法国家法纪法规。 扎那禅师微微颔首,神态竟然有几分倨傲。 只看这扎那禅师的表情,秦朗就觉得有些不爽,不过更让他不爽的是,这个扎那禅师一点都不识时务,看到洛海川跟徐政国谈正事,他竟然不知道回避,而是大大咧咧地盘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洛海川看了扎那禅师一眼,但是却不好开口,毕竟看徐政国的样子,应该是将这个扎那禅师视为座上客的,洛海川要调查王雄州的事情,自然不适合现在去得罪徐政国。 “喂,我说老和尚,我们首长要谈正事,请你回避一下吧。

”洛海川不好开口,但是秦朗却没有这样的忌讳。 而且,对于这些喇嘛,秦朗的印象都不太好。 “本禅师为方外之人,你等谈论的事情,皆不会入本禅师法耳。

”扎那禅师说道,还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