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望极春愁,无语凭栏意
2019-07-12 / 来源:本站

望极春愁,无语凭栏意

周末了,心在忙碌中累了,败下阵来。 很想,好想,寻一隅安静的地方,躺下来,舒缓一下绷紧的弦。

疲惫的魂喘息阵阵,欲叠起那些氤氲心头的忧絮,凉在西角。 置身春的呼吸中,求得片刻的,安然。 你的电话,心再次抽紧,有去看你的念头,很强烈,也很执拗。

想起以前你曾经说过的话,还是竭力把熊熊的火苗压了下来,这是你给我的底线,不能破的底线,是不是?我,在你设定的天地间,独步,来来回回,回回来来,穿往不息。 你,亦很想我,念我,是不是?若不是,怎么会一天一个电话,明知道我在课上,你,还是忍不住摁下脑海里熟悉的号码,只为听一听我的声音,如此,心安。

而我,似乎有点不近人情,甚至有点冰冰的,冰气,通过无线电,还是传导给了你,穿透你的衣服,渗进了你的血液,冰封了你那颗渴望温存的心。 无奈的我,进,障碍重重,退,无处可步,只能恍惚着自己,原谅这样的我,好不好?不善言辞的我,只有把你放在心底那个位置,每天,去那里,看你百遍,千遍。

想你的感觉,很温馨,很甜美,情愿,闭着眼,待在白日梦里。

走近你,感受你的呼吸,读你的眼神,品你面部丰富的表情。 于我,你是懂的,是不是?原先,曾一度雾里,觉得我心狠,对你,不管,也不问,不去关心,似乎我很薄情,不知你是最近最亲的可人儿。 不知,什么时间,通过何事情,明了我。 也许,我,始终站在原地,不曾移动,不管风吹,还是雨打;也不管身边风景再旖旎,都惊不了我眺望你的眸子。

梧桐树,见证了那颗火红的心,始终保持着当初的色彩,不浓,不淡。 也许,你通过眼底,看到了我为你跳动的,以你欢喜而欢喜,以你悲愁而悲愁的心。 当你穿过重重迷雾,走在明媚之下,你,回过头,报以阳光的笑容。

也就在那刻,我看到了,绽放在你脸庞的花朵,绚丽,多彩。

我,煎熬在岁月的端口,只为你,无怨,无悔。 你,在黑暗的深洞,忍受着潮湿和风寒,侵袭,壮大胆子,强承着来自鬼魅的青面獠牙。 我,听见了,你给自己鼓劲的声音,莫怕,莫怕,天涯彼岸有个人和你在一起,从来不曾离去。 要坚强,要长大,相信,天总有亮的时候,黑暗,只是黎明前的奠基,给力自己,不为别的,只为彼岸深爱着,深爱着的人。 每每听到,禁不住泪流满面,亲爱我的你,好不忍你这样,这样遭受磨难。 若可,我,宁愿吃尽世界上所有的苦,受尽人间所有的罪,换给你一片晴朗的天空,给你恒定不变的春天。

可是,你选择了守望,让我奈何难为,唯有站在大洋彼岸,仰望,长叹。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依窗,听风听雨,看花开花落,陪着你慢慢地,慢慢地,老去。 一缕暗香拂面,睁眼开,藤蔓爬满了篱笆。 玉兰闹枝头,杏花绽开了笑脸,气温,在百花丛中袅袅盘升。

季鸟,也三五成群,从江边迁回,唱起欢快动听的歌。

花径那岸的你,泅渡在阴凉处,心,仍然潮湿着。

抖索着瘦弱的身子,滴着酸楚的泪滴,呐喊出,为何上天对你如此不公,让你遭受着不可名状的磨难?声声凄,字字泪,我的皮,鞭裂了,心,碎了,血流满地,殷红殷红。

亲爱,都是我的不才,都是我的无能,都是我的软弱,都是我的优柔寡断,让你身在春天,心在大雪纷飞的季节。

我想冲破层层栅栏,去到你的身边,双手捧着你冻僵的脸,以掌心的温度,暖化那木盹盹的肌肤,润红乌紫发黑的唇。 紧紧拥你入怀,让你淋漓所受的,委屈。

可我,连这点都做不到,唯有望着你,默默同你一起承受着,可你,从未对我丝毫,怨气。 知道吗,知道吗,你那句怨天的话,好久,好久涟漪心池,也浣洗混沌的情蒂。

好想对你说,对不起。

可我知道,一句话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不是吗?没有过不去的坎,却没有回得去地路。

若能让时光倒退,回到起初,我会选择宁可,而不。

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多少个日夜,泪,从未断过珠,一滴滴汇成苦涩的溪流,源源不绝的淌着,流着,从春流到秋,又从夏滴到冬,岁岁年年,那条泉眼,终于有一天枯竭了,我变了,变成了遇事不惊,逢悲不泪的木偶。

你,不只一次感怀我的冷若冰霜,是不是?每每相聚,你竭力从我面部的皱褶里,搜索,一遍又一遍。 我知道的,你是想看到一丝温意,暖馨。

我想,你还是,还是看到了依稀,你眼神扑闪的喜悦告知了我。 你能看到我的内心,我能读懂你的眼神,虽只有凝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正因此,我的一个心归属了你,不再让任何人分享,不再离开你,就这样,这样每天听着你喜欢的曲子,沉在有你的梦里,延续着生命。 阳光,从窗帘的细缝里投射室内,洒了满案。

手从键盘上游离出来,卷帘入钩,极目,想穿越空域,看看你,此刻,是不是也有想起我呢?强烈的思念盘旋在心底,多想,手机鸣动,约向郊外的花海,只有你和我,漫步深林小径,屏弃氤氲在冬天的的阴霾,呼吸些许清新的空气,盈袖芬香,在春的原野奔跑,追逐流苏,忘情一次从未有过的浪漫。 可,一些愿望总是不能实现,也许是披上美的色彩的缘故吧,总是希冀冉怀时破灭,让我心缱绻在灰色的天空下。 仿若幻于手机那段响起你的声音,抚展心头隐隐的忧伤。 又像一如你出现在我的身旁,无语,凝望。

春的阳光撒在我的心上,晾晒那些发霉的惆怅青苔,给我一线生机,许我一枚绚丽的霓裳。 可是,还是落了空,唯留茫茫桑桑伴凄凉。

你看到没?篱上的藤绽满了牙白的小花,弥散着淡淡的,丝香。

你,暂且搁浅隐在心壤里的忧伤,芜儿片刻的快乐,好不好?喜爱你脸上的花朵,眷怜你眉角的诗意,曾经的曾经,你和我,牵着欢畅的手,走到勃发盎然的田野里。

彼时,我们多像无忧无虑的孩子,不去在意身旁的眼光,不管身后充盈颜色的笑声,就那样,你看着我,我凝着你,世界属于你和我,我们飞翔在蓝色的天下,两指合成剪刀,剪下一片彩虹,披在朝气的我们身上,幸福洋溢在唇边…青春无忌,至纯至性的奔放,令人向往着,返璞归真。 春径,在这个周末延伸,姹紫嫣红缀满枝头,悄然绽放。 那些蕴壤的思念,出乎意料,疯长。

那一缕希望,飘浮在阳光里,吸着我的心。 亲,不管你来与不来,我依旧在这里,等待你邀我,走进春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