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民进党增订“中共代理人”修“法”的作用与局限
2019-07-12 / 来源:本站

民进党增订“中共代理人”修“法”的作用与局限

作者柳金财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提出“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部分条文修正草案,预计下一会期通过,这将进一步产生“寒蝉效应”紧缩两岸关系交流,边缘化泛蓝联盟、个人两岸论述话语权;同时造成台湾社会群体及政党间彼此猜忌,割裂社会信任及凝聚。

有的观点以为民进党此举将伤害台湾民众人权保障,导致民众、团体或政党与大陆进行接触时势必“自我检视”、“自我限缩”,损害民众言论自由及学术自由。 且因相关法律概念的不确定性及行政权扩张,民众或团体在恐有触法之虞情况下势必产生紧缩两岸交流作用。 首先,规范对象的扩大化,包括人民、法人、团体或机构;然代理人概念模糊不清,恐有无限上纲之疑虑,造成两岸实质交流障碍。

根据民进党团版关系条例草案明定,台湾地区人民、法人、团体或其他机构,不得为中国大陆党务、军事、行政、具政治性机关、团体或涉及对台政治工作、影响台岛安全或利益的机关、团体或其派遣人的代理人,危害台岛安全或社会安定。

然而,不仅有关“台湾安全”、“社会安定”概念有待明确界定及澄清,何种两岸交流行为会影响台安与社安亦需加以明列,否则适用对象几乎是扩及各项领域。 增订此法势必产生“寒蝉效应”,限制两岸实质交流。 其次,授予行政机关有权审查疑案及处罚权,恐造成行政裁量及解释权扩大化。

草案明定主管机关有事实合理怀疑人民、法人、团体或其他机构为代理人者,应通知本人或其负责人、代理人、受雇人或其他职员到场询问;必要时,并得命其提出簿册、文件及相关资料。 若受询问人未到场、无正当理由不为答复、为虚伪陈述或拒绝提出簿册、文件及相关数据者,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新台币,下同)以下罚锾,并得按次连续处罚。

在此,有事实合理怀疑的评断标准恐不易衡估。 这可能扩大化解释影响“台湾安全”或“台湾利益”的举措,排除人民、团体参与相关会议、发表声明的可能性。 根据草案明定台湾地区人民、法人、团体或其他机构不得与中国大陆党务、军事、行政、具政治性机关、团体或涉及对台政治工作、影响台岛安全或利益之机关、团体或其代理人,从事危害台岛安全的政治宣传,或接受其指示或委托而为之;也不得举办或在共同举办的会议中,发表危害台岛安全决议、共同声明或相应声明。 同时,针对违者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500万元以下罚金。

此种处罚也会造成民众心生畏惧而在两岸交流阻却不前。 再者,行政救济及司法独立审判之必要性。

涉及危害“台湾安全”、“台湾利益”的政治宣传、会议召开及发表共同或相应声明,如何认定?由谁认定?认定标准又为何?这触及民众之权利保障及维护,不能流于行政机关单方片面认定;且应有行政救济管道、措施及司法独立审判之存在。 尤其是民众、政党、团体参与国共论坛、和平论坛、经贸论坛、海峡论坛、企业及青年论坛,学者参与各项两岸关系研讨会,若呼应“九二共识”、“两岸一家亲”、两岸和平发展及和平统一、讨论或支持“一国两制”,及讨论、呼吁两岸签署《两岸和平协议》,是否构成影响“安全”呢?而讨论或民主协商“两制台湾方案”危及“台湾利益”之认定吗?这些主张与政党政策、认同选择及“台湾利益”界定有关,恐难以据此论断为“中共代理人”。

最后,有关增订中共代理人法案,显然欠缺政党间集体共识,恐流于打击竞争性政党之工具,恶化政党政治及民主政治发展。

由于国民党、民进党、“时代力量”的两岸论述及台湾认同存有差异性,政治主张分歧构成违反台湾安全的要件吗?“执政党”可以自身的主张控诉反对党政治诉求违反“台湾安全”、“台湾利益”吗?从“中共代理人”修“法”的各方反应观点加以检视,目前各政党并未形成共识。

例如“时代力量”党团提出反境外敌对势力并吞渗透法草案,民进党团则提出修正“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草案。

国民党则批评民进党从修“台湾安全法”到“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已有类似规定。 条例先前修正针对公教退休人员,现则扩大化对象至个人、法人、团体。

由于“中共代理人”的定义不明,恐面临执行困难,且也有妨碍言论自由、媒体自由及学术自由之虞。

台湾内部在政党间欠缺对“台湾安全”、“台湾利益”共同认知与共识下,相关法律修正存在不稳定性与变动性,一旦泛蓝势力掌握台“立法院”多数席次势必争回“立法”主导权。

就此而论,上述修“法”宜寻求跨政党及社会之集体共识,避免增修此“法”反成为政党恶斗的工具。

(柳金财/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助理教授)华夏经纬网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左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