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贪官为什么冒而走险“走钢丝”?
2019-07-09 / 来源:本站

贪官为什么冒而走险“走钢丝”?

  今天说贪官已经公开无需忌讳。 中国大张旗鼓高压铁腕反腐也受到世界的瞩目。

  这些年贪腐成风已是不争的事实,上到正国级、副国级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人,下到省市区县乡,乃至村支书村长,各行各业各个领域似乎无处没有处处有,区别只是数量上的多寡和时间先后不同罢了。

  一些贪腐颇具特点,在一个位置上先后几任官员接二连三地落马,有不畏不惧前赴后继勇往直前之势。 如河南高速公路管理局的几任一把手就是这样,几个人被同一块石头绊倒,难道说都是重度白内障抑或青光眼吗?人们不禁要问,他们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怕吗?是火中取栗还是灯蛾扑火?难道不知道有党纪国法,就敢逆风而上铤而走险走钢丝,就敢毫无顾忌地以身试法?  其实,一般人能想到的他们早已想到,或者说比一般人更清楚更明白其中的利害,更是深谙其理。

达摩利斯之剑就高悬在头上,之所以在高压之下不惧风险偏向虎山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确信前边跌倒的是因为不谨慎、欠智慧、是技能拙劣。 这中间可能该是用人、监管机制及制度本身存在缺陷,有漏洞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以下几个方面是否能说明点儿问题:  1.官员几乎没有不想当官的,或曰没有不想把官当的更大的,人人都想不停进步被拔擢最终达到生在中南海死在八宝山之境地。 或许官员内心都觉得自己委屈,我不比谁谁差应该百尺竿头更近一尺,那谁谁屁股上的屎比我多多了,造成了多少多少损失和影响,还不照样提拔,而且一拔再拔,一路带病提拔不止步,我为何不可以?周永康等人不正是这样的典型吗?别人能带病提拔,我为什么不能?不就是上边有人器重吗?怎样能叫上级器重,必须钱说话,行贿于上级。 各级贪官都这样想这样做,形成了一条受贿于下级,行贿于上级的行贿受贿链,这也是腐败成风的根本成因之一。 这中间,突出的问题是带病提拔,凸显出用干部遴选和权力监督等方面的问题。

  2.这些人何以疯狂受贿大肆敛财,不惜重金贿赂上级,明知此途有风险胜负难料而偏偏知难而上甚或是灯蛾扑火呢?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这句话用在官场上也比较贴切合适。

这些人不是不知这个简单的小道理,而是官帽子和权力的诱惑实在太大太大了。

在权力不受约束或说约束较少的社会里,权力自然而然成为世间第一宝物,想啥来啥,要啥有啥。

某些县市的一把手真正成了当地土皇帝,为所欲为一手遮天,除了发给他乌纱帽的上级他畏惧谁?卖官鬻爵、权力寻租、疯狂敛财……古时讲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放在今天羞得该钻老鼠洞,连一个村支书都不如。 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地区,谁敢、谁能监督一把手?同级的纪委能起多大的作用?许吧纪委书记能不能坐稳当,一把手的话至关重要吧。 而上级的纪委能轻易相信对下级一把手的举报吗?前几年那个安徽阜阳某区委的张书记,举报他腐败的信在上级部门转悠了一圈儿居然落到了他手里,随后随便安了罪名叫司法部门将举报人逮捕入狱。 鲜活的例证说明,监督制约一把手绝非那么简单。 今天上访难,难上访,因上访被抓的时有媒体披露,与上级的庇护能无一点儿关系吗?也正是这样,贪官们心里才有了底,没有尚方宝剑谁人能奈我何?只要眼儿亮,轻易不会败露翻车的。   这等的美事儿那些人怎能不趋之若鹜、怎能不奋勇直前,怎能不前赴后继呢?别人能这么干,我为什么不能呢?踩钢丝摔下来的有,但走过去的不乏其人,我为什么不能是幸运者之一呢?  3.其实,说到家官员腐败就其个人而言,也是人生掷下最大一次赌注的赌博。

这种风险和受益之博弈,常理是胜负对半。 不同赌场的是,赌赢了大权在握,随之荣华富贵应有尽有且鸡犬升天,与本金之比云泥之别;赌输了也并非赔得精光卖儿卖女卖老婆,大不了在大墙里圈几年十几年,挨枪子儿的罕之又罕,倒是一些身体有病的保外就医了,服刑表现好的获得了减刑再减刑的奖励。

连住的监狱或监舍都是特别的单独的,外观修得胜于民用经济适用房,一日几餐羡慕得偷盗抢劫之类的刑事犯眼睛都能喷血。

这方面的照片、文字网上不难查找。

如此比较胜负输赢比率已经不是五五开,是几几开读者都能想得来。

得失比例的天平明显倾向于得的一方。 大墙外边有高低贵贱之分,墙里边亦然。

前几年媒体披露,广东某市长因贪腐被判刑10年,宣判之日那位前市长囚犯没有进监狱而是直接回家了,原因是保外就医。

  在此之下,若有条件抱侥幸心理或愿赌服输者不在少数,有机会不搏一把才是真正的脑残。

有这种想法的官员应当不是小数。   4.即便犯了事儿,惩罚的力度也令贪官们及其宽慰和欣慰。

河南一大学生掏个鸟,据说是濒危物种,被判刑10年,受贿上千万的官员处罚也不过如此尔尔,个别幸运者比这个还低。 这样的惩处差别和力度,能不壮贪官们的贼胆吗?小百姓和官员对此会有什么感受?严重不公之下,官员愿意、舍得收手吗?还有何可畏惧的?再一层,就是进去了享受着特殊待遇,还有在职期间织好的各种关系网,保外就医、减刑等等都有可能发生,不是影响巨大罪恶昭彰的有多少能如数服满刑期的?是否犯罪成本有点儿忒低了?  倘若,目前的用人管人的制度不变,贪腐还会像割韭菜一般,割了一茬还会有新生代长起来。

解决这问题,仅凭思想觉悟、组织纪律、学习文件或道德层面的宣传教育要求,指望他们良心发现抑或说提高觉悟提高境界来遵纪守法,效果肯定有,但作用极为很有限,解决不了根本的实质问题。

学语录,抄党章是否能根除贪腐欲望难以揆度,还得时间说话。   尽管下了这么的决心、这么大的力气,但仍未遏制住贪腐猖獗的势头,说明了什么?这是还有一定滋生腐败的土壤、环境和条件,是权力尚未真正的被关进笼子里,仍在张牙舞爪肆无忌惮。 不说小个儿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苏荣等正国级、副国级落马足以说明权力运行状态,这不仅害了他们自己,更给民族、给共产党、给国家、给社会带来深远的影响。 表象看是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而导致,深层的原因是经济改革一只独轮狂奔了三十多年,而理应与之同步的政治改革严重滞后,而监督制约权力正是政治改革的一大主要内容。

  不从政改入手权力就不能真正实现权力被关进笼子,权力就得不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 问题显而易见,原因上下皆知,药方子现成的,是否适合特色是否采用,小百姓说了不算上边说了算。   实施对权力的制约需要一系列配套的措施和机制,诸如用人制度,官员的遴选和提拔,官员的财产公开等等,是一项细致又复杂的大工程,而对官员手中权力的监督似乎没有如此复杂和艰难,若其它措施目下不能一一成为体系当即实施,当下至少应当把舆论和民众监督的权力首先实施,让权力运行在阳光之下。 这点做起来不会太难吧?文章标题:贪官为什么冒而走险“走钢丝”?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