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阅读已改变了我的人生
2019-07-14 / 来源:本站

阅读已改变了我的人生

巴丹在《阅读》一书中写道: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可以改变人生的宽度。

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起点,但可以改变人生的终点。

读这句话时,是在一个漫漫冬夜。 因为工作无聊,也因为精神倦怠,百无聊赖之际,我打开了案头许久没有翻过的一本新书。

书扉页上的这句话不禁让我心头一沉,让我陡然滋生出浓浓的感动,眼前浮现出几十年来我与阅读的不了情。

我是上个世纪70年代出生的山里娃,那个时代,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吃饱就是最大的幸福,更别奢望其他追求了。

大概是5岁的那年,我第一次知道世间还有书这种东西。

住我隔壁家的一位叔叔有一个神秘的装书的箱子,他总把它当成宝贝一样藏着。

我很奇怪,那些如砖头一样的东西怎么会对叔叔有那么强的吸引力,每次只要出完工,不管自己多脏多累多苦,叔叔都要把书捧在手心,目不转睛地翻看。

有一次,忍不住好奇的我趁叔叔不在,偷偷打开了他的箱子,一堆方方整整的书呈现在我的眼前,翻开书本,里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图画。 从此,书的美好、叔叔的阅读之乐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7岁时,我进了学校,那是一个设在旧祠堂的老房子,一个老师,十几二十几个娃。 老师大约三十几岁,他先叫我们认字,日、月、水、火上、下、来、去,教得很上心,不到一年我们就认了两三百个字。

第二年,他从家里带来了很多小人书,《三国演义》是我最爱看的,关羽过五关、斩六将写得太好了,到了晚上,一袭长袍、青龙偃月刀的关老爷还经常出现在我梦里面。 其次,《水浒传》也是我最钟爱的,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个个都是我敬佩的英雄,但我最不喜欢宋江最后被招安,兄弟们为他死的死伤的伤,觉得这是整个这本书的败笔……读到第四年,村里的小学没有班了,只能转学到公社去读。 学校大了,老师办公楼角上有一个约10平方米的阅览室,那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那里有《十万个为什么》《福尔摩斯侦探集》《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一千零一夜》《安徒生童话选集》等上千册书籍,《少年凡卡》是我最爱读的一本书,我总是拿我的童年与他相比,并暗暗下定决心要通过读书去认识和改变外面的世界。

高中我是在县城第五中学读的。

当时学校偏处一隅,因为住校,每个礼拜,我就到学校门前的几家书摊去租书看。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正是金庸、古龙武侠小说,琼瑶、三毛言情小说盛行的时代,我们寝室里的几个人常常是买一餐菜吃两餐,省下的钱用来租书,有时看得起劲,寝室熄灯后,就拿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萌发了对文学的浓厚兴趣,在高考志愿选择时,我毅然选择了当时别人都不看好的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 大学毕业后,我到一所乡下农村中学当了一名孩子王。 为了引导孩子们阅读,我每年都要从微薄的工资中挤出有限的资金来,订阅《读者》《作文》《少年文艺》《小溪流》《语文报》等报刊书籍,并经常与孩子们分享读书的体会与快乐。

也就是在那几年,我慢慢开始了文学写作,陆续在报刊杂志副刊上发表了一些散文、诗歌之类的作品。

阅读也改变了我对世界的一些看法,我变得更加从容与坚定。

视通四海,思接千古,与智者交谈,与伟人对话,我感觉读书人就是一个幸福的人。 因为偶然的一次机会,我有幸被领导发现,改行到县纪委办公室工作,成了纪检监察战线的一名新兵,每天都与文字打交道,与档案打交道,与案卷材料打交道,与各级领导打交道,用笔书写纪检监察干部生活的点滴,赞美和讴歌时代的日新月异。 为了让笔下的文章更能贴近读者、打动人心,阅读成了我每天的必修功课。 阅读,就好像是随手推开一扇窗户,欣赏窗外美丽的风景。 这风景或粗犷豪放,或细腻委婉,或雄伟磅礴,或感人肺腑,令我浑然忘却学习中的烦恼与不快,仿佛置身于青山绿水之间,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扇动着思想的翅膀,感受着生命的美好。 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曾经说过:与其用华丽的外衣装饰自己,不如用知识武装自己。 除了提高自己的素质和涵养外,我想阅读的意义还在于,它在超越世俗生活的层面上,建立起精神生活的世界。

当一个人停止了阅读,就切断了与世界的沟通、与心灵的交流。 阅读,不仅可以陶冶我们的情操,丰富我们的知识,开阔我们的视野,还可以给予我们最大的人生启迪与追求。 至今,我一直感激几十年阅读时光赐予我的成长、我的快乐、我的成熟,阅读已改变了我的人生,成为我人生道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她不仅勾走了我的魂魄,还带走了我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