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无事乌程县,蹉跎岁月余:李冶《寄校书七兄》翻译赏析
2019-07-09 / 来源:本站

无事乌程县,蹉跎岁月余:李冶《寄校书七兄》翻译赏析

寄校书七兄李冶无事乌程县,蹉跎岁月余。 不知芸阁吏,寂寞竟何如?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

因过大雷岸,莫忘几行书。 【注】本是女诗人李冶写给自乌程前往芸阁(藏书处,即秘书省)赴任的七兄的。

校书:校书郎(官名)的省称。 ②乌程:今浙江吴兴,李冶家乡。 ③大雷:在今安徽望江。 南朝诗人鲍照途经此地时曾写下《登大雷岸与妹书》。

【附加注释】校书:即校书郎,官名,掌管整理图书工作的。

七兄:名不详,当时任校书郎。 乌程:县名。 今浙江吴兴南。 磋(cuō)跎(tuó):光阴虚度。

岁月余:岁晚、年终。

芸(yún)阁(gé)吏:即校书郎,此处代指七兄。 芸阁即秘书省,系朝廷藏书馆。 因为芸香可辟纸蠢,故藏书馆称芸台或芸阁。

何如:是如何的倒置。

仙棹(zhào):仙人所乘之船。 这里指七兄所乘之船。 棹:本摇船工具,船桨。

常用来代指船。 寒星伴使车:过去传说天上有使星,伴着地上的使者。 《后汉书李郃传》曾记载。

和帝派遣了一些使者,穿着便服到各州县去。 李郃根据天上有两颗使星到了益州分野而预知将有二个使者到益州。

因为七兄出使是在年终,所以称天上的使星为寒星。

大雷岸:即《水经》中所说的大雷口,也叫雷池,在今安徽望江县。

南朝宋诗人鲍照受临川王征召,由建业赴江州途经此地。

写下了著名的《登大雷岸与妹书》。 译文:我百无聊赖地住在乌程,光阴虚度,转眼又到了年终。

七兄啊,你在芸阁那样清冷的地方供职,不知你的寂寞该是怎样的情形?滔滔的江水漂浮着你的仙舟远去,天上的寒星伴随着你的使车前行。

七兄啊,你路过大雷岸时,不要忘记象诗人鲍照一样,给我寄几个字,以告慰小妹的思念之情。 作者:李冶,(?---公元784年),字季兰,乌程(今浙江吴兴)人,后为女道士,是中坛上享受盛名的女冠诗人。

与陆羽、刘长卿、皎然等交往。

晚年被召入宫中,至公元784年,因曾上诗叛将朱泚,被德宗下令乱棒扑杀之。

李冶的诗以五言擅长,多酬赠谴怀之作,后人曾辑录她与薛涛的诗为《薛涛李冶诗集》二卷。

作品背景:此诗是写寄给一位作校书郎(官名,职务是在中央政府做整理图书工作)的七兄,从其内容可知此人其时当在自乌程赴任所、沿江而上的途中。

在五言律体中,此诗算是写得很别致的。 赏析:律诗起句尤难,或对景兴起,或比起,或引事起,或就题起。 要突兀高远,如狂风卷浪,势欲滔天。 (杨载《诗法家数·律诗要法》)但作者却只从眼前心境说起,淡到几乎漫不经意:无事乌程县,蹉跎岁月余。

既非兴比,又非引事,甚至未点题,更谈不上突兀高远,发唱惊挺了。

但无事加之蹉跎,自能写出百无聊赖的心境,岁月余三字除写时令(岁晚),还兼带些迟暮之感。 两句直逼出寂寞二字,对开启后文相思之意,也算得是很好的导入。 颔联点出寂寞,却又不是在说自家了。

不知芸阁吏,寂寞竟何如?不道自家寂寞清苦,反从七兄方面作想,为他的寂寞而耽忧,是何等体贴,何等多情呢。 其实,自己的寂寞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这里写法又是推己及人,情味隽永。

对于前一联,承接自然,同时仍是漫不经意,连对仗都不讲求,可谓不事雕琢,不求深远。 诗写至此,很象一篇五古的开头,其徐缓的节奏,固然有助于渲染寂寞无聊的气氛,以传相思深情。 但对律诗来说,毕竟篇幅及半,进一步发展诗情的余地不多。

颈联一出,上述担心似乎是完全不必要的。

这两句想象七兄行程,上句写水程,水远舟浮,亦即孤帆远影碧空尽也,当是作者回忆或想象中目送七兄征帆的情景。

汉代曾以蓬莱(神山,传说仙府秘籍多藏于此)譬芸阁,故此称七兄所乘舟为仙棹,这样写来,景中又含一层向往之情。 下句写陆程,写星曰寒,则兼有披星戴月、旅途苦辛等意;使车惟寒星相伴,更形其寂寞,惹人思念。

以寒星、远水来概述旅途风光,写景简淡而意象高远。 由于前四句全是情语,难免会有空疏之感,此联则入景,恰好补救。

其对仗天然工致,既能与前文协调,又能以格律相约制,使全篇给人散而不散的感觉。

所以二句之妙,又不止境佳而已。 从乌程出发,沿江溯行,须经过雷池(在今安徽望江县)。 雷池一称大雷。 刘宋文帝元嘉十六年秋,诗人鲍照受临川王征召,由建业赴江州途经此地,写下了著名的《登大雷岸与妹书》。

照妹鲍令晖是女诗人,兄妹有共同的文学爱好,所以他特将旅途所经所见山川风物精心描绘给她,兼有告慰远思之意。 此诗结尾几乎是信手拈来这个典故,而使诗意大大丰富。

因过大雷岸,莫忘几行书,由于这样的提示,便使读者从蹉跎岁余、远水仙棹、寒星使车的吟咏联想到那名篇中关于岁暮旅途的描写:渡泝无边,险径游历,栈石星饭,结荷水宿,旅客贫辛,波路壮阔,始以今日食时,仅及大雷。 涂登千里,日逾十晨。

严霜惨节,悲风断肌。 去亲为客,如何如何!(《登大雷岸与妹书》)从而,更能具体深切地体会到不知芸阁吏,寂寞竟何如的淡语中,原来包含深厚的骨肉关切之情。

女诗人以令晖自况,借大雷岸作书事,寄兄妹相思之情,用典既精切又自然。 莫忘寄书的告语,形出己之不能忘情;盼寄书言几行,意重而言轻。

凡此种种,都使这个结尾既富于含蕴,又保持开篇就有的不刻意求深、于有意无意得之的风韵。 这首诗作法不同于五律通常之例。 它自不经意写来,初似散缓,中幅以后,忽入佳境,有愁思之意,而无危苦之词;至曲终奏雅,韵味无穷,堪称律诗中别具风格的妙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