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走向“整全人”的价值教育 不谈感情图片
2019-06-10 / 来源:本站

走向“整全人”的价值教育 不谈感情图片

内容摘要:走向“整全人”的价值教育,对于价值教育实践尤其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如何与情感教育融合贯通,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道德情感;整全人;价值教育;情感教育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平,南京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讲师,教育学博士。

南京210097  内容提要:道德情感与价值密切相关。

道德情感并非完全、简单的非理性和主观情绪,它生发于人类的社会实践过程,与人的存在相关。 价值也不等同于社会事实,更非社会事实的对立面,而是人在社会实践中整合并关联外在事实与内在自我,对存在意义的探求中伴随着情感的升华。 在人对自身存在境况的诗意追求中,道德情感与价值共同获得内涵并得以彰显。

二者在人之存在以及一个融合认知与情感的、整全的生命体中达至统一。

价值教育不仅关注价值规范的内化,更求取人心灵的解放,它要将人类存在的境况从单纯的外部世界牵引到人类的心灵深处,引导人听从自己内心的价值呼唤。 在人类的社会实践中,道德情感与价值教育在共同面对“整全人”上是一致的。

二者相互交融,道德情感在价值教育实践中可以化为内在的道德力量;价值教育在根本上也体现为一种主体道德的评价;道德情感本身更是一种重要的价值教育力量。 走向“整全人”的价值教育,对于价值教育实践尤其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如何与情感教育融合贯通,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道德情感整全人价值教育情感教育  道德教育是一个千古难题,也是一个教育中常思常新的永恒话题。 对于道德教育有效性问题的探讨建基于我们如何认识“道德”及其“形成过程”。 而理性与非理性、认知与情感之间关系的争论不仅影响道德教育的实践方向和操作路径,而且是道德教育的基本理论问题之一。

怎样认识道德教育所追寻的“价值”与我们自身的“道德情感”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整全人”:道德情感与价值的存在论诠释  情感,对于我们而言,既很熟悉,又很陌生。

说它熟悉,是因为我们社会中的每一个人,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学识地位,人人都有情感,人人都能体会并切身地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人在生活中常常流露出来的情绪和表达出来的情感。 说它陌生,是指无论如何我们总难以确切地表达出情感是如何发生的,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就连自己的情感状态,我们也不能很好地认识和把握。

在生活、诗词、文学中,我们借用各种手法表达自己的情感状态,这种错综复杂,甚至有时候夹杂着爱恨的人类情感,实在很难让人捉摸透彻。 正是因为情感和人之间的这种密切关联,人们一直倾向于从人内在的心理层面来研究和把握情感。

《教育大辞典》中说,情感在“日常用语中,与情绪一起,统称感情。 包括人的喜、怒、哀、乐、爱、恶、欲等各种体验”[1]。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的解释是:“情感心理学术语,指对体内事件的知觉。

”[2]作为人的一种心理知觉,情感表现出多种具体的形态,同情、喜爱、厌恶、憎恨、快乐、悲伤……都是我们划分的人类情感的不同品种。

就心理学的层面而言,“情感”并无正负、好坏之分,它只是人对自身或者一切自然与社会现象的心理反应与表达。   道德情感,是指个人按照一定的道德观念去评定行为、人品的善恶,或由于道德需要是否得到满足所引起的一种情绪体验。

[3]作为一种只有人才具有的、特殊的情绪情感,道德情感不仅与人类社会的道德现象有关,而且以促使或阻滞道德动机、道德行为的发生或者停止为心理倾向。 任何一种道德情感必然内在地包含着一定的道德观念或者道德欲求,反过来说,当一定的道德观念或者道德欲求与情感相结合的时候,情感便开始有了自身的(道德或价值)“倾向”。 道德情感总是“连接着他人与社会的利益与幸福”[4]。 如果行为或者观念符合“道德观念”,满足“道德欲求”,情感便向着“正面”的方向生长与发展;反之,则向“负面”方向倾斜。

“道德观念”“道德欲求”对道德情感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道德情感的产生、发展关涉道德观念和道德欲求,但是它们之间又不是简单的决定或者对应关系。 在那些与道德观念不吻合、道德欲求没有得到满足的情况中,也并不一定产生消极的道德情感体验。 生活中,我们看到太多的不顾道德观念、违背道德规范的行为,撇开其中故意而为的成分,恐怕有很大一部分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行为和“道德”关联起来。

以“羞耻感”为例,很显然,“羞耻感”大多时候是一种道德情感,表示“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动机和道德品质进行谴责时的体验”[5],它是以“羞耻”作为情感发生的开始的。 然而,一个没有自我反思意识、缺少自我反思能力的人,无论其行为如何不合道德规范、违背良知和社会道义,也不会产生羞耻感。 “我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正常”,“我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有什么违背道德的地方”——人们有时候对自己有违道德的行为不以为然或者干脆就没有意识到。

对“什么是道德”这一问题的认识存在如此大的分歧,而主体自我的内在欲求和需要是否一定具有道德意义、是道德的需要,就更是一个各言其说的问题。

因此,道德麻木、失德不知的情况自然也是“正常”的了。 这样,违背道德规范的人也就无所谓道德情感的体验,而道德规范的存在也就不会必然产生什么道德上的约束。

  看来,与“情感”不同,道德情感的生发,需要个体自我反思。

它不仅仅是一般的情感表达和显现,而是展开为人以道德规范为基础和前提的自我判断的过程。 并且,这种自我判断也不是纯粹封闭的个体内在的心理过程,在更加广泛的意义上,它是以人的生活经验和广泛的社会实践以及由此所构成的环境为基础背景的。 还以“羞耻感”的生发为例,如果一个人具有自我反思的意识,也能够自觉地对自己的行为(包括行为动机和行为结果)进行判断,但是在他个人的生活经验中并不认为“偷盗”是可耻的行为,或者在他生存的环境以及社会实践场域中,并没有把“偷盗”作为可耻的行为来看待,那么,他也就自然不会对自己的偷盗行为产生羞耻感。 故此,唯有那些在主体生活经验中被认识或者经验到的、与社会实践活动中的普遍原则或要求有关联(符合或者背离)的认识或行为,才可能会引起个体的自我反思,并有可能产生道德情感。

  道德情感的产生是人的生理情绪发动和主体自我的认知判断在以一定的生活经验为基础和背景下的相互交织、融合,并最终以价值上的“道德”指向为特征的人类情感显现和表达过程。

因此,这种由外在的社会实践和内在的个体认知判断共同交融作用而形成的“道德情感”是“属人”并且“为人”的,它以人类认识和经验的价值表达为其基础和内涵。 在根本上,道德情感指向德性的生长和德行的完善,在一定的语境中具有正面的意义和价值导向。